言語治療


  「我的孩子何時會說話呢?」,作為一位言語治療師,經常被家長問到這個他們非常關注的問題。尤其是在特殊學校裡有不少未能使用語言作主要溝通模式的非口語學生,家長們都期望有一天孩子能說話。一般的孩子由嗷嗷待哺至牙牙學語,都彷彿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的事情,為什麼偏偏自己的孩子有口難言?究竟孩子何時才能開口說話?

我的孩子何時會說話呢?」
對於這個問題,我的答案通常是:「我不能回答」。因為每個孩子的發展歷程及進度不同,而運用語言是需要孩子多方面發展配合而成的,所以很難有一個絕對答案去解答這個問題。至於非口語的孩子最終能否運用口語呢?答案是沒有定案的,但臨床經驗告訴我們,一般孩子在達到學齡(六至七歲)也沒有口語的話,他在日後發展到能運用口語的機會是很微的。

「為什麼偏偏自己的孩子有口難言?」
要嘗試探討這個問題,就要從了解孩子是如何學會運用口語。能夠運用語言作溝通表達是一件很複雜的事,當中涉及智能、口部各組肌肉(包括:肺部、咽喉、聲帶、下腭、面頰、唇舌),以及社交情感發展各方面的配合。換句話說,孩子需要在智能、口肌及社交這幾方面具備一定的前設條件,才有可能學習以口語作為主要溝通模式。

語言是運用抽象符號(symbol)去表達腦裡想傳遞的概念,我們在溝通表達的時候,大多數是腦裡有了想表達的內容(概念),然後組織語言(符號)去作表達。孩子也是一樣,他們需要具備「物件概念」和「運用抽象符號」這兩項智能才能學習運用語言。

「物件概念」
跟據皮亞杰的理論,孩子從出生開始至各個感覺器官(如:眼睛、鼻子、耳朵、皮膚等)逐漸成熟,慢慢感受到周圍環境各種的感知刺激(如:媽媽的聲音及味道、食物的香氣、周圍環境的聲音、不同的光亮和色彩),慢慢開始理解自己與身邊的物件是分割的獨立個體,從而建立自我意識,然後透過不同的感知探索開始建立對身邊物件的概念。孩子首先會發現「物件恆存」概念,「物件恆存」的意思是物件縱然消失在視線範圍內,但是依然存在(只是看不見而矣),爸爸媽媽開始發現孩子會尋找被藏在盒子裡的玩具或小吃、喜歡玩躲貓貓遊戲(尋找爸媽隱藏的臉)。隨後孩子透過生活的經歷及探索開始建立對周圍事物的「物件概念」,例如:對孩子而言「櫈」是一件可以用來坐、一般而言外表是有四隻腳、有一塊可以坐在上面的平面的東西。隨著孩子的生活經驗愈來愈豐富,也會對物件的概念愈來愈多、愈來愈精密(例如:孩子理解到有些櫈是有靠背的、有些是沒有的;有些櫈是有扶手的、有些是沒有;有些是軟的、有些是硬的,但「櫈」基本特質都是如上所寫一樣)。

理解及運用「抽象符號」
語言本身就是一種抽象符號。比方說/dang3/「櫈」這個聲音就是用作代表一件可以坐、一般而言外表是有四隻腳、有一塊可以坐在上面的平面的東西。語言是一種高層次的抽象符號,/dang3/「櫈」這個音實際上和稱之為「櫈」的物件是沒有直接關聯之處的,如果一個從未聽過廣東話的外國人聽到/dang3/「櫈」這個聲音根本很難聯想到「櫈」這件用來坐的物件。孩子要能運用到語言這種高層次的抽象符號,就必需要有一定的理解抽象概念的能力。如果孩子要有能力理解抽象符號,他首先就需要有聯想能力(例如:孩子能否看見毛巾就知道這是一個訊號,代表將要抺面?孩子在中午時看見媽媽從廚房拿出餐具,就聯想到這是吃午飯的時間了?);有了物件的聯想能力之後,孩子是否能夠從他人的身體語言聯想到相關的意思?(例如:孩子看見媽媽穿起大褸,他就開始緊張起來並哭了,因為他聯想到這時媽媽穿起大衣這個動作是代表要離開自己上班去了),這時候,孩子會開始嘗試模仿他人的身體語言及聲音,並以簡單的手勢或發聲作表達。另一方面,孩子對抽象符號的概念也會反映在平日玩玩具和遊戲上,例如:孩子會拿起一隻香蕉扮成電話;拿起紙盒扮成汽車。隨著孩子的抽象概念愈趨成熟,孩子就準備好要運用「語言」這種符號去表達腦中的意念了。

其他語言前技巧
人腦的運作與成長實在是一個很複雜、很精密的機制,除了以上兩項智能外,孩子還需要有因果關係的概念、運用工具的概念及模仿能力互相配合,才有可能學習運用語言。在因果方面,孩子是否理解「作出表達」這個前因能達到孩子想要的結果(如:孩子手指指向想要的物件,成人就會幫孩子拿取該項想要的物件);在工具運用方面,孩子是否有能力運用工具去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如:孩子以玩具刀切開玩具食物),因為運用口語就是運用「語言」這無形的工具去達到表達自己這個目的;在模仿能力方面,孩子是否能夠模仿不同的身體動作以致不同的口形及發音呢?除此之外,孩子的專注能力及記憶能力也是與語言學習是息息相關的。

社交
語言是一種社交性的工具,運用語言其中一個重要目的,就是與人溝通交流,透過「語言」這種工具,就能夠向他人表達自己的意念,甚至調節改變他人的行為及情緒。孩子早在初生嬰兒期就會對人類的面孔及聲音有興趣,可是孩子需要更多社交智能才能夠有意識地與人溝通的,例如:孩子要有自我意識以及意識到他人的存在、孩子要有與人共同專注的能力(例如:孩子能與成人一起專注在同一件物件上而不是自己沉迷在物件當中),因為溝通就是兩個人圍繞一個共同的主題、同一個目標互相交流(例:孩子向媽媽表示肚餓,媽媽拿食物給孩子來回應孩子的肚餓)、所以有了共同專注的能力後,孩子要更進一步有與人共同專注同一個目標的能力才能有意識地與人溝通,分享表達自己的意欲。
這些表達意欲包括:向人要求物件、表達不滿、拒絕等,這時候孩子就開始會使用各種手勢與身體語言(如:指示、眼神)有意識地表達。換句話說,在孩子懂得運用語言之前,他必須要有相當的社交溝通意識及技巧才能建立孩子運用語言來溝通。

構音能力與口腔肌肉的配合
構音能力與口肌可以說是與運用語言是相關但卻又分割的系統。首先讓我們來了解一下說話發音的機制。要了解說話發音就要了解腦袋的運作,試想像一下我們的腦部就像一部有很多不同檔案的電腦,比方說我們想說「櫈」這個字,我們的腦海裡的資料庫就會找出「櫈」這件物件的概念(如:一件可以坐、一般而言外表是有四隻腳、有一塊可以坐在上面的平面的東西),當我們的腦袋找到了這物件的概念後就會在腦海中另一個資料檔去找出這件物件相應的讀音/dang3/,當找到了讀音之後,我們的腦袋就會因應讀音去計劃一連串的動作(如:聲帶要震動、下腭要打開、舌尖要伸高然後要向後),當中的動作計劃要極之微細,才能準確發出清晰的發音,例如:每條肌肉的收縮幅度及強度、肌肉的位置、各組肌肉的收縮次序協調都要互相配合才能達成清晰發音的目標。

了解到語言運用及發展是如此複雜的一件事,我們嘗試這樣去理解「為什麼孩子不能說話」這個問題。口語實在是需要孩子多方面能力配合才能建立的,以上的各項語言前技能及概念缺一也會影響到孩子是否能發展口語。正如我們未必知道孩子為什麼天生殘障一樣,有些問題我們是無從解答的,有時我們問「為什麼」固然可能是希望從有跡可尋中找到解決疑難的方案,而針對性的訓練是的確可能提昇孩子的能力,但我們更要知道治療訓練的成效會因應孩子的殘障程度、孩子的年齡及可發展的潛力以及延伸訓練等因素而有所限制的,現實中大部分已屆學齡的非口語學生終生都未能發展使用口語,那麼,如果口語的溝通模式是不可行的話,孩子可以有其他選擇嗎?

我的答案是:「只要我們願意打開我們的心,走進孩子的世界並嘗試為孩子提供另類的溝通模式選擇,他們也可以有機會學習表達自己,而我們也許會驚訝原來孩子的內心世界比我們想像中更豐盛。」

由於有關訓練及其他非口語的溝通模式的問題實需要頗長的篇幅去解說,所以只可以留待下次分享了。

參考資料

Owens, R. E. (1988). Language development: An introduction. Columbus: Merrill Pub. Co.

                                 

                               言語治療師 郭家菱